Copyright © 临沂市公共资源交易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沂蒙北路环球国际          电话:0539-8076898          邮箱:lyscqjy@163.com

鲁ICP备17055556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临沂

新闻资讯

>
>
>
产权交易市场助力“僵尸企业”出清

产权交易市场助力“僵尸企业”出清

发布时间:
2018/01/26
  “僵尸企业”不能市场出清,是当前经济结构调整的重大障碍。清理“僵尸企业”难,清理国有“僵尸企业”更难。
  与民企不同,国企破产涉及方面多,因素复杂。一旦资产处置不当,很可能导致国有资产流失,进而损害债权人利益、造成资源浪费。近两年,山东产权交易中心结合国企特点与现状,在破产企业处置上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专业化破解破产难题
  一些老国企资产来源“五花八门”,在资产处置中难以界定。例如,在现行政策中,地随房走是正常的;但不少国有企业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子公司设立不同步,可能存在“土地是集团的、房产是公司的”等房、地不配套的复杂情况。国有土地使用权容易成为破产遗留问题。
  今年上半年,沂源县丝绸公司破产处置中,就出现了上述问题。“丝绸公司有很多蚕种站,它们地块分散。如果单纯处置,土地会徒有其名,容易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对此,我们结合了涉国有资产进场处置和国有实物资产进场处置的法律法规,采取将破产资产所占用的土地使用权在履行完毕国有资产处置审批程序之后,一并与破产资产整体打包处置的方案,实现了全盘活。”山东产权交易中心涉讼资产处置中心总经理季慧丽介绍说。
  今年3月3日,沂源县丝绸公司破产资产与山东省丝绸集团有限公司所有的土地使用权司法拍卖项目,在山东产权交易中心以734.7万元的价格成交。
  借助平台优势,不仅处置了资产,将企业的房、地关系厘清,还将一些破产隐患消除掉。
  在该中心去年下半年接手的“凯远集团公司等八家企业国有产权项目”中,标的企业多为资不抵债企业,职工人数众多,职工权益保护和职工稳定是棘手问题。为使职工稳定,中心认真宣讲职工安置的政策法规,职工安置费用等涉及职工切身利益的问题,打消职工疑虑。最终,8家竞买人经过近百轮的竞价,挂牌价仅20万元的国有产权最终以5050万元成交,溢价5030万元。
  探索“互联网+产权平台”模式
  随着国内各类资产“蛋糕”不断膨胀,市场在呼唤处置模式的创新,山东产权交易中心也适时推出了“互联网+产权平台”模式。“‘互联网+’便捷、高效的特点,能与产权平台公平、规范以及强大的市场吸附力有机结合。中心打造了‘互联网+资产处置’的资产电商平台,并对接网络竞价系统,形成了‘互联网+网络竞价+资产电商平台’模式。”据山东产权交易中心副总裁王利介绍,截至2015年底,资产电商平台成功处置各类省管企业资产260多宗,成交额303648万元,竞价率20%以上。省政府办公厅报废物资、德州油库、山东煤炭物资总公司所属起重设备、原齐鲁证券有限公司所属125辆机动车转让等项目,均通过这一平台实现高效率溢价成交。
  “为配套我省司法拍卖改革,中心与省高院合作打造了‘互联网+司法拍卖’模式下的‘山东法院诉讼资产网’,为涉讼资产公开处置提供了高效规范通道。目前,全省的涉国有司法拍卖项目全部通过该平台处置,泰安、莱芜、威海法院的全涉讼资产也已通过中心平台处置,并在成交率上远高于传统方式。”季慧丽说。
  不同于一般的网络平台,产权交易中心的优势,在于线上交易与线下服务的结合。“实现了卖方发布信息、买方在线申请受让、线上竞价成交等交易过程的电子化、信息化。同时,强化线下服务功能,为线上交易提供项目路演、专业市场对接、营销推介、尽职调查、协助交割、资金结算、信息咨询等专业服务。”王利介绍说。
  市场化破产机制待完善
  “作为市场平台,要挖掘信息、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和定价问题,把遗留问题例如土地、职工问题细化,让所有买方去选择,通过市场化方式解决。这是资源汇集、信息对称、溢价交易的市场过程,通过市场把‘僵尸企业’的价值挖掘出来,并向前后延伸,提供全流程服务。”山东产权交易中心策划竞价中心总经理张映军介绍说。
  提到业务瓶颈,张映军表示:“政策的落地还有待加强,一些县区级国有资产处置的透明度仍有待提升。例如审计、评估是否严格,是否体现资产的真实价值等,这些问题在一些探矿权、采矿权等无形资产评估、流转中时有出现。”
  记者了解到,破产制度在运行中存在一定的地方保护主义,政府干预破产市场化运作机制的程度较深。在破产路径选择上,是清算还是重整?企业主管部门和地方政府往往会产生分歧。
  “僵尸企业出清,还有一个难点是职工问题。例如经济补偿资金从哪里来?是财政拨款还是企业现有土地、房产变现?职工安置不好,容易成为不稳定因素。”季慧丽表示。
  有业内人士建议,人民法院应建立清算和破产案件审判庭,加强破产审判队伍专业化建设。目前仅有深圳、佛山等地的法院有破产庭,它们为“僵尸企业”破产打开一条通道,但普及仍然需要一个过程。